爱上中文 > 穿越小说 > 开海 > 第三百四十章 夺城
    卡奥尔的围城战只打了不到一个时辰,但接下来的战斗对波旁亨利却非常艰难。

    过去在法兰西宫廷里,懦弱的查理九世当国王时总称呼这个看起来不思进取、只知玩乐的堂兄弟叫‘他的野猪’,还经历了婚礼上王室与吉斯公爵主导的天主教徒对胡格诺教徒疯狂的大屠杀。

    纳瓦拉的波旁亨利与玛格丽特的血色婚礼是法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屠杀,当天夜里巴黎有超过两千名参加婚礼的胡格诺信徒被杀,随后的两个月屠杀扩散至全法兰西,死难者超过七万。

    尸体堆积在河里以至于没人敢吃河里的鱼。

    胡格诺领袖也被纷纷杀死,纳瓦拉亨利与孔代亲王亨利硕果仅存,为保住性命他们当着国王与吉斯亨利的面改信天主教,在玛格丽特的帮助下才免于一死。

    正如查理九世在世时对纳瓦拉的戏称,战斗在卡奥尔城中反复拉锯,守将韦赞伯爵被纳瓦拉的蒂雷纳子爵击毙在第一个夜里,但这反而激起守军与民兵的勇气。

    人们在卡奥尔城二十个街口反复拉锯,每个白天,高举白底天蓝纹章、帽子与头盔扎着红翎羽的胡格诺战士攻占每一座街道、广场与街口;每个夜晚,守军则一次又一次试图夺回白天失去的要地。

    在守将韦赞伯爵死后,驻军也在惨烈的巷战中损失殆尽,现在守城的主力是卡奥尔城的市民。

    卡奥尔的守军、民兵与市民都是天主教徒,他们正面作战不敌纳瓦拉王国的军队,虽然兵力不多,可两千人里有超过一千名火枪手,这令他们在狭窄的巷战中占尽优势。

    但宗教狂热下的百姓显然更令人恐惧,他们一间房、一间房的据守,向外放冷枪、丢火把甚至拆掉房子以投掷石块、木头来阻击入侵者。

    蓝色盾徽上一边绘纳瓦拉大金链子、一边绘三齿耙金色百合的旗帜下,攻城军队以牙还牙。

    每扇窗子,他们都愿伸去五六杆火枪齐放,每一扇门,他们都恨不得用明朝称作佛朗机的后膛回旋炮轰去一颗炮弹。

    但他们只有四门野炮,携带的火药更不足以高频次地轰击,故而死伤惨重。

    国王被吓得面色发白,偏偏一次又一次强撑着即将眩晕的自己身先士卒,几天时间里单单他卷入的战斗便有十次之多,甚至还曾在反复争夺街道中亲自持旗,大旗卷得把头盔都糊住了什么都看不见,也坚持要站在战阵最前。

    他的旗子被打得千疮百孔,如果不是身上质量最好的板甲,早就死于非命。

    五天五夜的巷战中胡格诺教徒不止一次地想要撤退,几乎全依靠波旁亨利的勇气与宫廷贵族们的英勇奋战,几乎所有贵族都成了马下骑士,那些最好的战马十不存一。

    王国肱骨也是亨利老师的莫尔内爵士的头被人从二楼掼下来的大石头砸到,头盔碎开差点死掉;战役进行到第五天率军赶来驰援奠定胜基的绍普爵士的胸甲被击碎,凶险异常。

    纳瓦拉贵族中玛戈王后的情人,蒂雷纳子爵在作战中有着与敢于给君主戴绿帽相称的非凡勇气,肩膀挨了一枪,但他打死了守将。

    四面八方的火枪子弹朝自己射来的梦将纳瓦拉国王波旁亨利惊醒,他在冰冷的城墙地砖上惊坐而起,用挥动斧头脱力而生疼的胳膊撑着沉重的躯体靠在城垛上。

    夜风钻进铠甲缝隙,被冷汗浸湿的后背让国王打起冷颤,他向城外望去,一片漆黑。

    黑暗对他来说是最好的消息,这意味着比隆元帅的平叛军队没来。

    卡奥尔城中,半座城在五个日夜的反复拉锯中变得破败不堪,街巷燃着的火把用昏暗的光映出满眼断壁残垣。

    当他回过头,四肢健全的法兰西国王使臣正像此前战斗中表现的那样,带着代表法兰西国王的仪仗兵立在自己身边。

    老师莫尔内扶着城垛向远处瞭望着,头上的伤口只是用湿布擦去血迹,但新的血迹再次流下来结痂,黑夜里看上去像半边脸都覆盖在深色胎记下的怪人;绍普爵士穿着损坏的胸甲在城头举着火把巡逻。

    城下则传来蒂雷纳子爵的说话声,向下望去,一条胳膊不自然垂在身边的子爵正带着卫兵监督百姓修复城门。

    似乎是听到身旁的声音,莫尔内爵士转过头:“殿下,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